· 歡迎訪問陜西景唐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新聞資訊
您現在的位置是:首頁 -> 新聞資訊 -> 景唐視角

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

發布時間:2019-12-13  瀏覽次數:72 次  來源:景唐

今年8月,為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,提高利率傳導效率,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,中國人民銀行決定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(LPR)形成機制。

新的LPR由各報價行于每月20日(遇節假日順延)9時前,以0.05個百分點為步長,向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提交報價,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按去掉最高和最低報價后算術平均,向0.05%的整數倍就近取整計算得出LPR,于當日9時30分公布,公眾可在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和中國人民銀行網站查詢。

像LPR、MLF、OMO一堆的利率,正常人理解起來就不容易,不知道啥時候又蹦一個新的利率出來,也不知道哪一個最能說明方向,等等。借這次機會,我們就一起來了解一下目前我國的貨幣政策。


理論上,央行是可以無限量發行貨幣的。但如果跟經濟增長不匹配,跟市場的貨幣需求不匹配,就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,例如通貨膨脹、通貨緊縮、匯率沖擊、市場泡沫、經濟劇烈波動、國際競爭力下降,等等。要控制好貨幣發行的節奏、控制好每個時期的貨幣發行規模和流向,讓經濟的繁榮期盡量長、蕭條期沖擊盡量小、低谷期盡量縮短,這就是貨幣政策要解決的問題。

以往的貨幣政策很簡單,只有降準/降息或加準/加息。2015年股災后的這4年以來,我國頂著巨大的匯率壓力,美國加息我國沒有跟隨,美國降息我們也不跟隨。從歷史的角度看,這是一個巨大的進步,因為終于正視70年以來各種正確決策中一直揮之不去的減分項——糾枉過正。

基準利率的變動是貨幣政策中最強烈的一種手段,一旦使用則會帶來較為巨大的震動,很難實現精準控制,一不小心就會用力過猛,這就好比高速行駛的汽車,想實現變道,于是向一個方向猛打方向盤,結果連跨兩道,已是過了后又向反方向猛打方向,結果打過了頭。


利率的市場化改革,反映的就是想精準控制方向盤的決心。




市場利率不僅可以實現有針對性的調整,還可以微調。這樣就可以一邊調整,一邊看經濟和市場的反應,及時而精確地做下一步調整,就可以像老司機一樣小角度精準變道。這是基準利率工具無法比擬的優勢。


因為要實現區別化調整,所以市場利率的構成稍微復雜一點點,由OMO、MLF、LPR三個利率構成,分別代表短、中、長三個維度的利率。


OMO就是我們通?吹降摹澳婊刭彶僮鳌;


MLF是“中期借貸便利”,這兩個利率是商業銀行向央行拿錢的“進貨價”。


LPR是“貸款市場報價利率”,是商業銀行對外貸款的“出貨價”。



商業銀行的對公業務實際上早就以LPR為基礎,利率市場化改革,實際上是把個人貸款業務也LPR化。改革后的新LPR,擺脫了基準利率的限制,以MLF為錨點,在MLF基礎上加點形成。并新增5年期利率,專門針對樓市調控。


這個表格統計的是近4年市場利率的變化,其中包含很多信息,可以從中看清貨幣政策的整條脈絡。


1:市場利率的錨,隨美元利率而動


雖然這4年以來美聯儲進行8次加息,進行3次降息,我國的基準利率都頂住匯率的壓力,一次都沒有跟隨。但實際上,作為市場利率的錨,MLF利率一直隨美元利率而動,只是升降的幅度都不像美元利率的激進,而且去年美元加息超過2.00%水平之后MLF不為所動,今年降息跌破2.00%之后重新跟隨節奏。所以一直以來,我們的市場利率波動雖然比美元溫和,但是節奏上基本是一致的。


從美元加息到2.00%,到加速加息,到快速降回2.00%以下,6次高頻調息只用了不到一年半的時間,我國央行在這期間淡定旁觀,因為知道2.00%以上的利率,美國經濟絕對吃不消,所以沒必要像個散戶一樣追漲殺跌,攪亂本已脆弱的市場。這其中體現了央行超卓的預判能力。


2:MLF與OMO是同進共退的關系


從2017年初至今,MLF利率上調4次下調1次,OMO也是上調4次下調1次,基本都是同步的,時差最大不會超過1個月。除了去年3-4月份的一次上調,基本都是MLF先行,OMO跟進的關系。


18號的OMO下調之所以對市場刺激有限,就是因為業內對OMO跟隨MLF下調早有預期,只不過結果早于預期罷了。


3:LPR已完成對MLF的錨定


在11月初MLF降5基點的時候,市場就預期LPR要跟隨降5-10基點,在11月20日央行披露第三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(LPR)中,1年期LPR為4.15%,此前為4.2%;5年期以上LPR為4.80%,此前為4.85%。1年期與5年期LPR分別下調5個BP,其中5年期以上LPR為今年8月LPR新政施行以來首次下降。


4:市場利率第一次完整的傳導


8月25日利率市場化改革以來,在11月這一個月內完成了從MLF到OMO,到LPR,這樣一次中短長期的完整的利率傳導,象征著三位一體的市場利率結構正式形成。以后我們將見到的都是作為錨的MLF一般會先動,然后OMO和LPR跟著一起動,反映貨幣政策的態度。而特別地,5年期LPR是否跟進,反映的是對樓市調控的態度。


所以我們看到的11月先下調MLF,然后下調OMO,繼而下調LPR,這并不是3次連續降息,而是中短長利率的一個全面呼應,是一次完整的降息。


5:下一次降息窗口在12月中旬


雖然美國的鷹派官員一直都不肯承認,還一直想忽悠美國人民乃至全球,但美國的降息周期已然十分明顯,下一次美聯儲議息會議,也即美元的降息窗口在12月中旬(12月12日)。雖然美國鷹派對外釋放了十分充足的鷹派言論,市場對于降息預期很低。但回顧過去幾年,美聯儲每一年都喜歡在12月搞動作,所以不到最后一刻,都不能斷言。


所以在雙12那天,剁手之余,記得也要瞄一眼美元有沒有降息。如果美元降息,那么隨后的MLF就會跟著降,OMO和LPR也會降。


即使美元在雙12不降息,MLF也有可能會降。周小川在周四的講話猶在眼前,說的就是這種可能。


“周小川:若再次發生全球金融危機 中國有足夠貨幣政策空間


中國央行原行長周小川21日在京出席2019年創新經濟論壇時表示,中國的利率不像很多發達國家那么低,如果再次發生全球金融危機,中國仍有足夠的貨幣政策空間來進行擴張!

用私家车怎么赚钱吗 江西快三走势 广东好彩一生肖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号7月18日 七乐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江苏11选5中奖表 网络诈骗五分彩 股票配资平台 一直牛 吉林快3跨度走势图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